平时对新闻缺乏信任的人,在内容消费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科技 5个月前 站长
73 0 0

你身边是否有这样一类人?他们不太相信报道,平时很少主动消费新闻资讯。那么,当这类人在网上接触新闻时,他们会关注和忽略哪些内容?又会如何做出自己的判断和反馈?

事实上,这一群体在世界各国都存在,且所占比例不小,甚至可能会不断增加。据此,路透新闻研究院以对新闻普遍不信任的人为研究对象,考察他们在网络信息平台上理解和处理信息的方式,特别是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在使用社交媒体、通信软件或搜索引擎时所遇到的新闻资讯。

研究人员采用定性研究法,通过视频采访了来自巴西、印度、英国和美国的 100 位对象。具体来说,研究人员重点关注了他们如何使用脸书、WhatsApp和谷歌这三款网络信息平台,要求受访者当场使用这些平台,并且向研究人员介绍屏幕显示的内容。

平时对新闻缺乏信任的人,在内容消费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将以路透新闻研究院于 2022 年 4 月 4 日发布的研究报告《快速判断:对新闻缺乏信任的受众如何在数字平台上浏览信息?》为主要编译对象,并综合尼曼实验室和Digital Journalism期刊的相关文章,带大家了解这一人群的新闻消费习惯。

不关心新闻,更喜欢平台

路透的研究表明,对新闻普遍不信任的人,其使用网络信息平台时的经常访问页面中不太可能有新闻出现。如果遇到新闻,他们会表现得漠不关心。就算他们真的停下来去看新闻,看的往往也是软新闻,如娱乐新闻。

凯伦( 39 岁,英国)在脸书看到新闻时,通常会忽视它们,以避免“争论”。其他受访者会因为上网冲浪时见到新闻而感到不爽,正如拉梅什( 45 岁,印度)所说的那样:“显然,有时候我上网突然看到新闻的话会很恼火,因为我用脸书仅仅是为了家人和朋友。”

在进行脸书主题采访时,大多数受访者都表示,自己用脸书主要是为了消遣或者了解友人近况,偶尔会看看兴趣、体育或娱乐类信息,或者在脸书商城买东西。很多受访者在采访时展示自己的页面,上面没有任何新闻;有些受访者的页面偶尔会有新闻出现,这些新闻可能来自朋友和家人,也可能来自自己关注的新闻媒体账号。

里卡多( 20 岁,巴西)说自己的脸书页面很少有新闻,除非有认识的人分享新闻。佐伊( 45 岁,美国)的情况与里卡多类似,她自己的页面有各种各样的内容,如生日愿望、宗教信息、广告等,但就是没有新闻。她还告诉研究人员,自己压根不会点击脸书的“新闻”标签。

大多数英国和美国的受访者都跟佐伊一样,在过去从没点击过这个“新闻”标签,很多人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标签的存在。

那么WhatsApp的情况怎么样呢?目前不少西方国家有70%到90%人将其视为优先使用的通信软件,人们可以通过WhatsApp直接跟家人和朋友对话,也可以在上面创建群聊,分享内容并展开讨论。

若昂( 32 岁,巴西)谈到自己的家人群和同事群时,强调大家在里面聊的大多是轻松向的内容。他的朋友们不会讨论引发争议的内容,例如政治和体育话题。他虽然在群里看到过有新闻出现,但不会花时间去阅读,特别是时政新闻。

而对于搜索引擎谷歌,受访者表示使用谷歌主要是搜索自己感兴趣的信息,比如健康相关网站和购物秘诀,而不是看新闻。如卡蜜儿( 43 岁,英国)喜欢在买东西时,用谷歌来比较价格。

有些受访者说,自己在谷歌找非新闻类消息时,很少会看到新闻,除了那些在手机上用谷歌的人,他们有时会在搜索栏下面看到新闻。普丽蒂( 22 岁,印度)称,自己在手机打开谷歌时,在搜索栏下面看到《印度时报》的新闻标题,这不是自己搜索出来的东西。

当受访者在这些平台遇到新闻时,通常遇到的是软新闻而非严肃的硬新闻。例如,沙希( 46 岁,印度)在WhatsApp群里找到的唯一新闻内容,是一个新闻媒体制作的视频,讲的是一只狗从婴儿那里偷蛋糕的事。

有趣的是,许多对新闻普遍不信任的人,对自己经常使用的网络信息平台会流露出更多好感。因为他们通过这些平台加强了自己的社会联系,获得了日常生活中的实在帮助,让生活更加简单高效,这些效果是新闻给不到他们的。

正如约瑟芬( 32 岁,英国)在采访中所说的,她感谢脸书这个,因为上面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安东尼娅( 41 岁,巴西)直接表白WhatsApp:“哦,我喜欢WhatsApp上的任何东西。”

谷歌在这三个平台中的好评率是最高的,其被视为上手简单、可靠高效的工具。美国的约翰( 72 岁)夸赞谷歌“能迅速提供准确的信息,回答自己的任何疑问”。对于一些人来说,如罗杰里奥( 23 岁,巴西),谷歌能脱颖而出,是因为它有很多不同功能,如邮件和图片功能,不仅仅是搜索引擎那么简单。

但这不意味着受访者对这些平台完全信任。事实上,有的受访者对隐私泄露问题表示担忧,特别是在脸书和谷歌上。维罗妮卡( 40 岁,美国)不确定脸书是怎么为她私人订制信息的,但她确实不喜欢“被监视的感觉”。来自印度的阿卜杜尔( 41 岁)在使用谷歌时也有类似的感受,他经常用谷歌的产品,但他还是表示:“老实说,我很怕,因为我觉得谷歌会监视你任何东西。”

这类人群如何判断新闻的可信性?

当受访者在脸书、WhatsApp和谷歌上遇到新闻报道时,他们经常依赖一些线索,来迅速判断这些新闻的可信性。

更相信自己熟悉的新闻媒体

在判断新闻的可信性时,受访者认为自己熟悉的新闻媒体发出来的东西更可信。正如维罗妮卡( 40 岁,美国)所说的:“我只相信我熟悉或知道的新闻媒体。”从另一方面讲,当受访者看到新闻报道是来自自己从未听过的媒体时,他们倾向于完全忽略这些内容,或者不去相信它们。

如果一个人长期阅读某个新闻媒体的内容,那么在通常情况下,这个人会越来越相信这个媒体,这个媒体往往给他带来安全感或舒适感。雷娜塔( 26 岁,巴西)回忆自己是如何熟悉某个媒体的:“我从中学开始就读这个媒体的新闻,因为当时老师总是告诉我们要时时刻刻了解时事,于是我就养成了习惯。以前我会天天看,来了解时事,现在是一周两次。”

很注意熟人发来的新闻

研究人员发现,受访者经常注意到自己认识的人分享的新闻内容,特别是在脸书和WhatsApp这种互动性强的平台上。

有些受访者会更加相信家人、朋友分享的消息,特别是那些在某方面有专业知识或者为人特别谨慎的亲友。赛莱斯特( 45 岁,英国)解释道:“因为我认识那个人,我也知道这个人是值得信赖的。她会做一些调查,不仅仅是甩链接过来。”

此前,有学者专门研究过WhatsApp用户阅读新闻内容的行为。 2021 年,Digital Journalism刊登了一篇名为《封闭平台上的新闻参与:影响WhatsApp新闻曝光度的人为因素和技术可供性》的论文。研究结果显示,比起对新闻原始来源的信任,受众对分享者的信任可能更加重要。但是在新闻消费中,这样的人际信任也会让不实信息传播得更广。

当然,并非所有的亲友都是值得信任的,对于自己讨厌的亲友,以及那些经常分享不实信息的亲友,很多受访者表示不会相信他们发来的东西。例如,乔纳森( 54 岁,英国)回忆说,他有一位不喜欢的网友,曾经在脸书上分享过一则新闻报道,他看到之后觉得生气。他坦言,自己不喜欢那个人,连同那个人分享的新闻都不喜欢。

标题越吸引人,内容越不可信

新闻标题非常重要,特别是在读者只看到小部分正文内容时。受访者通常会警惕各种各样吸引人的标题,觉得这是点击诱饵或者哗众取宠的东西,因此会持有更多的怀疑态度。

佩德罗( 51 岁,巴西)直接表示:“标题越吸引人,我就越怀疑它下面的内容。”赛莱斯特( 45 岁,英国)认为标题越无聊,可能内容还越可靠。

巴西的雷娜塔( 20 岁)表示自己不信任巴西环球电视台,因为“标题太哗众取宠了”,所以她“不会再消费这种内容”。英国的鲁本( 48 岁)也批判了本国的某些新闻媒体:“《太阳报》《每日邮报》《每日快报》,它们都喜欢哗众取宠。所以,你可以看出它们在某种程度上,都想要赚取点击量,或者刺激受众,让受众感到兴奋或者害怕。”

颇为讽刺的是,对于这些对新闻普遍不感兴趣的人来说,他们往往只会在有限的时间内浏览新闻,但是能让他们停下来关注的新闻,往往就是那些标题党,尽管他们又通常不大相信这些内容。这种矛盾的现象,对于想跟受众建立信任关系的新闻媒体来说,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图像很有说服力

要抓住受众的第一眼注意力,图像或视频可能是最重要的视觉因素。有受访者表示,图像或视频甚至会成为他们认定新闻报道可信的先决条件。正如吉姆( 66 岁,美国)所说的那样:“我是视觉型的人。如果新闻报道有图像,那么它会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我会阅读标题。但如果报道没有图,我可能就忽略不看了。”

确实,图像本身就是判断信息可信性的重要因素。很多受访者通过图像判断新闻记者有没有直接目睹其所报道的内容。可能更重要的是,图像能让受众用自己的双眼观察新闻事件,给受众“自行判断”的机会。

不过,图像的选择是有讲究的。有些受访者觉得图表、卡通照片或者库存图片不大可信,更相信实际图像或者近照。例如,马丁( 26 岁,英国)用谷歌找新冠疫情新闻时,会注意哪些报道有“最契合的照片”。他提到,同样的题材,有两个自己没听说过的媒体在报道时只用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图片,而《卫报》和《华盛顿邮报》刊登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穿着个人防护装备的照片,他觉得后者的报道更值得信赖。

推广内容不可信

最后,推广内容是受访者判断信息可信性的一大重要因素。推广内容通常被视为利润驱动的结果。绝大多数时候,受访者一看到有推广内容,就会非常警惕,选择不看这些内容。

普拉纳夫( 28 岁,印度)称,自己会忽略谷歌搜索页面中一开始出现的两个网页,因为它们打着“广告”的标签。坎迪( 25 岁,美国)在谈到谷歌时表示:“谷歌是私有制公司,如果有别的公司付钱给谷歌,那么谷歌就会把它的内容放在你最先看到的地方。”当她看到《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搜索页面的前列时,她认为这家媒体“明显”就是花钱买头部推荐位的。

广告种类也会成为受访者判断消息可信性的依据。有的受访者特别关注新闻媒体有什么样的赞助商。彼特( 24 岁,英国)说:“如果上面有类似赌博这样的广告,那么我不大会相信那里的内容。”

话说回来,以上心理或态度,仅代表这部分本身对新闻就不太感冒的人群的想法。作为研究报告作者之一的艾米·罗斯·阿格达斯博士,在推特表示:“对于新闻媒体来说,想要获得这部分的受众,它们可能要进行前后一致性和持续性更强的品牌推广工作,还要更加注意新闻报道在数字空间的呈现形式,多看看呈现形式是如何影响受众对媒体的信任感的。”

()

版权声明:站长 发表于 2022年4月29日 上午2:34。
转载请注明:平时对新闻缺乏信任的人,在内容消费上有什么特别之处 | oc开发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