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阅文仿写爆款小说,月入3000

科技 7个月前 站长
140 0 0

生意正在从大树根部中呈现出病态。

爆款网文改编剧和手游,正在一部部上演着翻车事件。

曾被誉为“网文界四大名著”之一的《雪中悍刀行》,其电视剧在播出后,豆瓣评分5.8分;拿下过起点网站多项荣誉的爆款IP《嘉南传》,改编电视剧后评分3.7分;9.6分的小说《纨绔世子妃》,改编后评分2.8分。爆款小说IP《庆余年》手游制作四年,只活了四天,本该成为《庆余年1.5》为第二季电视剧造势,无奈没掀起半点水花。

我在阅文仿写爆款小说,月入3000

在2021年的财报中,阅文骄傲地展示着“大阅文”战略的成就。《赘婿》《庆余年》《人世间》等几部IP改编剧均获得极高热度,更是带动了不少新人争先恐后地涌入网文市场。

2021年,阅文旗下新增了70万名网文作者,以及120万部新作。总裁侯晓楠曾在2021年财报会议上表示,“公司最关心的还是好内容。”但随着作品数量的增多,同质化现象也越来越严重。

“老牌高分小说落于俗套,新晋人气小说,依旧沿袭老路,换汤不换药。”

把“大阅文”比作一棵树,那么小说IP就是根系,如果根系开始失去生命力,爆款被批量复制,根基还能稳否?

谁在仿写爆文小说?

作为网文作者,丁柚也很无奈,“不是不想写自己的故事,而是真的担不起这个风险。”

全职写作两年,丁柚的收入堪堪满足温饱,如果自己的故事没能得到编辑认可,那么她将失去收入来源,负责签约的平台编辑曾告诉她,剧情狗血老套不要紧,读者爱看就行。

丁柚至今都记得自己大学时期的第一次投稿,“我写了五万字左右的开头,和大纲一块投出去,找到一个网络编辑投稿,发过去没几分钟她就给定了千字15的买断价格。”而一般新人的价格基本在千字10元。

这是一个写手朋友教她的法子,“多看热门榜单上的小说都是什么题材,新人最好从模仿开始。”如果写手以签约为目的,写网站近期主打的题材,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在小红书、豆瓣等平台,甚至有资深写手、网文工作室整理好小说常见的人物、情节设定,供新人写手模仿借鉴。

我在阅文仿写爆款小说,月入3000

丁柚认为,这样的快餐创作模式,正在成为很多新人小白的必经之路,但对作者个人职业生涯来说其实是一个灾难。

如今丁柚对写爆款小说可谓得心应手,“最火的题材,加上最火的梗,揉几部小说的情节进去,换上自己的人物和世界观设定,就是一部新作品。”

“我们这种没名气的全职写手已经没有梦想了。”丁柚自嘲道,“我们的诗和远方是月榜,脚下的路是仿写爆款。”丁柚告诉「圈内新知」,自己也曾经想过创作独一无二的作品,但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最具有创作活力的中小作者,如今需要考虑的已经是如何得到编辑的青睐,而非如何成为“大神”。

“第一章必须爆发一个冲突事件,三万字内必须设置一个小高潮解决掉第一个冲突事件。”网文写作培训师小七说起网文写作技巧更是头头是道,男频更爱废柴翻身老婆多,女频更爱完美男主无脑甜,剧情设置只需要套大神们的剧情。“融梗”大户玖月晞被起诉,小七在感慨抄袭者猖狂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现在不都在互抄吗?”

小七告诉「圈内新知」,写手在选择平台的时候,还是要尽量选择大平台,“尤其是阅文系,大平台体系更完善,编辑也更专业,愿意帮助新人。”

起点中文网一手“开启”国内网文付费市场,让网文写作成了一个正经工作,后来阅文“收下”以起点为代表的诸多小说阅读平台,拥有QQ阅读、起点、红袖等十余个小说平台,老牌女性向小说平台晋江文学网也有50%的股权在阅文手中,毫不夸张地说,阅文已经把网文市场半壁江山都收入麾下。

据公开数据显示,阅文旗下的小说平台全年新增字数超过360亿,然而在网文市场创作热情日益高涨的同时,网文同质化的问题也日益明显。

“尤其是工作室的问题。”小七认为,“不少网文工作室已经形成标准化的流水线模式了。”

网文爆款是如何分工的?

当网文写作已经成了一种产业,作品的大纲和写作的人可能并不是同一个。

网文工作室编辑冯笛也告诉「圈内新知」,不少工作室会选择高价收作品大纲,再招更便宜的写手撰写,“网文对文学性要求不高,只要跟着大纲写就行,基本上会说话就能写。”

“我们也有专门扒大纲的写手,从大神的成稿里把大纲整理出来,我们再安排你按照这个大纲写,很容易就能签约。”冯笛所在的工作室分工十分细化,从作品大纲细化到每一章的梗概,再到真正开始写作,每一步都有不同的写手负责,“这样分工写效率会更高,成本实际上也更低了。”

而冯笛需要做的,是在无数投稿中,选出“有潜力”的大纲,再由同事安排人细化成每一章的大纲。“跟排行榜上作品套路类似的大纲会更容易签约。”冯笛表示,“毕竟读者爱看,平台编辑也就会更喜欢。”顺利和平台签约的账号也牢牢地掌握在工作室手中,只要能够保障更新,就能够拿到每月的全勤奖,在覆盖雇人成本的同时,为工作室带来收入。

平台已经与商业化“和解”,而中层和底层作者们依旧茫然无措,只能追着爆款公式一路狂奔,没有谁能够一直用爱发电,最有趣的灵感总是迸发在能赚钱的地方。平台喜欢推荐“爆款”,作者就按照套路去写,而读者能够看到的正是平台推荐的“爆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的网文平台正在“剥夺”读者的选择权利。

2021年12月,起点中文网启用人工+大数据推荐的流量分发机制,这也就意味着一本小说的好坏,受到前期追读率的较大影响。而早在2018年,阅文旗下的创世中文网就曾经尝试过以大数据推荐替代编辑人工推荐的模式,导致创世中文网的作者们只需要写出一个足够吸引人的开头,就能保障自己出现在读者面前,而更有深度的故事则被大数据抛弃,自然也无法来到读者面前。

采用大数据推荐的第四年,创世已经岌岌无名,其排行榜前九名的作品,均为起点作者的作品。如今起点也引入大数据推荐模式,未来或许也是和创世一样的结果,大部分爆款都是“小白文”,且容易出现虎头蛇尾的情况。

这些堆砌大量爽点、反转的故事读起来很痛快,但如果放到荧幕上,其逻辑硬伤就会被无限放大,自然得不到观众的认可。所谓爆款,也仅止步于爆款,昙花一现,并不能成为常看常新的经典。

而在网络作者千篇一律制造爆款B面,是阅文已经找到了盈利模式,2021年年报显示,阅文集团盈利12.3亿元,一改前几年亏损的狼狈。

2020年4月,中国最大的网文IP公司阅文集团CEO程武在内部信中写道:“网络文学已经开始展示出超越文字的价值与可能。”网络文学作为IP源泉,动画化、影视化是商业价值放大器。

但目前阅文手中能够走出时间周期的IP少之又少,从网文到影视剧,新生的“爆款”有着“老一辈”的模样,拨开外衣,骨子里都是一个模子。

文艺创作需要慢观静思,它追求的不仅是令人耳目一新的震颤,更是让人体味的余思,这恰恰与工业化的机械复制、商业化的速成趋利背道而驰。阅文如今看似掌握的“爆款”密码,但长期下来,无疑是饮鸩止渴。

阅文们,还能“躺赚”多久?

阅文在网文市场上的绝对优势,让整个市场曾经有“垄断”风险,而如今,底盘已经开始松动。

网文市场庞大,据《2021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我国网文市场规模接近300亿,网文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IP来源,各个互联网大厂对网文市场蠢蠢欲动,实际上也是在进行IP军事备战。

或许在程武提出“IP”概念之时,就已经想好该怎么进行IP改编的工业化生产。2021年,阅文集团宣布“大阅文”战略,“基于腾讯新文创生态,以网络文学为基石,以IP开发为驱动力,开放性地与全行业合作伙伴共建IP生态业务矩阵。”根据财报数据来看,目前阅文开发IP商业价值的方向也主要聚焦在影视化,游戏、动漫版权运营收入较少。

免费阅读模式的不断冲击,也让阅文开始警惕。

自2019年正式上线后,番茄小说在一年内就完成起步和冲刺,顺利成为免费小说阅读行业的老大。据第三方平台统计,2021年第二季度,番茄免费小说、七猫免费小说季度活跃用户超越传统付费平台,稳居第一和第二名,尤其是番茄免费小说,自2020年以来其活跃用户就一直保持快速增长,2021年Q2较Q1环比增长更是高达20.4%,在已经处于存量竞争阶段的移动阅读市场上实属可贵。

阅文也明显感受到“白嫖”的魅力,紧急上线飞读、昆仑中文网等免费阅读平台。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阅文月付费用户较去年下降近15%,而整体月活用户上涨近9%。对此,阅文解释称,主要是免费阅读吸引到大量用户。

除了免费阅读带来的挤压,短视频对网文市场更是进行了降维打击,事实上,容易上瘾的短视频已经威胁到音乐、有声书、小说等内容创作行业。QuestMobile2021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短视频已经超越即时通讯,成为互联网时长占比最大的行业。

短视频带来的威胁不只体现在用户时间的争夺战中,以小说IP为基础改编的短剧,在短视频平台找到了新的商业化路径,中腰部小说作者也能够看到商业化的希望,而在传统付费网文平台,能够有商业化机会的几乎都是头部作者。

网文界曾经的霸主依旧在IP改编生意上一去不回头,2021年6月,程武公布了阅文的新使命,“让好故事生生不息”。但如今的阅文脚步越来越快,是真的有耐心有信心打造真正的好内容,还是只根据“市场反应”,继续放任作者产出越来越同质化的作品?毕竟曲高和寡,最赚钱的还是大众的生意。

如果平台继续一味地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去营造一个适合创造的环境,那么牺牲的或许是整个行业的生命力。

()

版权声明:站长 发表于 2022年4月29日 上午2:35。
转载请注明:我在阅文仿写爆款小说,月入3000 | oc开发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