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科技 7个月前 站长
137 0 0

以上海为中心的这场疫情风暴还在持续。

3月底,新榜编辑部对话了两位在上海居家隔离的,与他们共同期待春天的到来。然而半个月过去了,很多人还在焦急等待。

俗话说牵一发而动全身。蝴蝶扇动翅膀,对各行各业都带来了或多或少的影响,新媒体行业也在其中。

当广大网友拿出“李佳琦直播间手速”也抢不到菜的时候,新媒体同行也加入抢菜大军。这几日,B站游戏区头部UP主“逍遥散人”因为抢菜手速太快,被粉丝称为“2022年度抢菜主播”。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另一面,疫情也给新媒体行业本身带来切实影响。有直播电商人在凌晨1点为无法发货的订单而叹气;有短视频创作者提前布置好场景却无法抵达拍摄;有品牌一边追赶落下的业绩,一边勒紧广告投放预算……头部主播李佳琦也受疫情影响直播时长斩半。

他们遇到的难题各不相同,但都在期盼这场风暴早点结束。

发不出去的货,不敢停下的直播

“又是几万单发不走的一天。”

4月6日凌晨1点多,位于上海的某抖音代运营机构负责人在朋友圈无奈感叹,“这个疫情导致我们公司的销售额直接下降10%”,配图是后台订单管理页面,显示有1.9万笔订单待发货。

由于交通管制,许多地区无法正常发货,他所负责的部分直播间只能暂时停播,“相比武汉疫情,这次疫情对我们公司业务的冲击更严重,但长远来看,疫情结束后应该会产生井喷式的消费需求”。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在不同平台列出的发货限制地区名单中,上海均“榜上有名”,有网友用“太监逛青楼”形容这种只能看不能买的煎熬感。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多么冰冷的提示语

对于电商从业者而言,疫情结束后可能出现的“野性消费”能够缓解眼下颗粒未收的焦灼,但部分季节性商品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4月8日,时尚博主“温精灵”在微博小号吐槽“我解封出来直接过夏天”,一个月前,她无奈表示2月买的春装要到4月才能发货,建议大家直接买夏装。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这个春天,一边是消费者苦等不来的春装,一边是服装商家积压在仓库里的新货,各有各的苦楚。

38大促之后,某女装品牌负责人奶油一直在为不断下滑的业绩发愁。由于公司总部和发货大仓都位于上海,近一个月受到疫情的冲击十分明显,“最困难的是发货问题,造成大量投诉和退款,而且我们的顾客群体多住在上海,销售情况更加低迷”。

虽然困难重重,但奶油仍然鼓励隔离中的主播尝试在家直播,同时联系外地正常运营的代播机构进行短期合作,“至少先保证直播不能停,发货的话只能考虑从其他城市的小仓调货,控制上架数量”。

接下来,奶油准备提前规划618大促,争取大卖一场给上半年业绩兜个底。对于滞销在仓库的春装货品,她已经安排好消毒工作,考虑等到秋天再销售,“到时候估计得重新拍摄模特图,春装布景跟秋装差别很大,又是一笔新的费用”。

对于电商商家面临的问题,各平台也推出了相关扶持政策,比如发货时效延长、退货时效延长、物流判罚申诉等。但在奶油看来,这些都属于“锦上添花”,要想销售增长还是得靠商家自己。

被疫情打乱计划的还有李佳琦这样的头部主播。

据观察,4月至今,因为多位助播被隔离在家,李佳琦直播间暂未出现助播场,由他与旺旺二人进行直播,上架商品减少的同时,单场直播时长也从7小时被压缩至3小时。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4月4日,李佳琦在直播间连线居家的上海助播

“我们也尝试过联系李佳琦直播间,但因为疫情没法发样衣快递,只能暂时搁置,像我们这种没法给大主播寄样品的商家也挺多的。”奶油苦笑着说道。

不止上海,一百多公里外的杭州也正经历着多地物流管制的考验。

3月31日深夜,公众号差评的电商供应链负责人暮雪在朋友圈提到自己找各地供应商做产品的曲折经历,前后遇到了多次工厂封控停工、老板居家隔离、快递停运。

“确实是困难重重,产品开发进度至少延迟了一个月。”暮雪告诉我们。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早在2020年初,暮雪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当时,差评正在尝试“买手电商”业务,即从全国各地挑选评测优质产品进行推广销售。但由于疫情影响,暮雪与团队往往需要辗转多地,才能拿到待评测的产品。

暮雪解释道:“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会影响销售,不管对于流量资源(推文已发布却无法发货),还是快递往返的运输成本,都有很大的影响。“

考虑到疫情下这种形式难以持续,差评决定将电商部门转型为“IP产品创意部”,开发自有品牌的实体化产品,同时延续差评的内容基因。

虽然业务模式有所转型,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蝴蝶效应却很难避免。暮雪与团队只能在困境中找办法,比如上架预售模式,或者尽量让粉丝理解清楚缘由,“虽然全国快递大面积停发,但我们仍然保持销售节奏,在物流恢复的空档里争分夺秒抢发货”。

受限的内容类型,缩紧的品牌预算

原定的出行计划被推迟,购买的拍摄道具久久未收到,提前准备好的场景无法拍摄场地……疫情下的创作者各有各的烦恼。

上海灵猫文化商务总监荔枝谈到,经历了2020年的突然停摆,大家对于居家工作更加娴熟。从线上选题讨论,到博主独立拍摄,再到线上剪辑成片,整套流程已经十分成熟。

“居家场景对于美妆垂类账号影响不大,而且显得更自然亲切,但对于剧情账号会比较难,因为无法跨越空间,没法拍摄多场景的故事,剧情饱满度也会差一点。”荔枝补充道。

不仅视频拍摄受限,播客录制也遇到了困难。

3月29日,由于制作团队都在上海,播客栏目“商业就是这样”发布停更一期的公告,直到4月7日才恢复更新。

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出行受限的烦恼不只出现在最近。

某位vlog博主表示:“(内容拍摄)都困难2年半了,很多选题因为疫情导致的活动取消、人物拒绝、出行受阻、题材敏感、无法出国,最后都不能做。”

好的内容离不开商业广告支持,但目前新媒体行业的广告市场也受到了些许冲击。

据了解,上海灵猫文化的广告模式包括公众号图文合作,抖音品宣广告,各类观影团活动,各类品牌的线下发布会等。由于疫情,需要博主出席的线下活动几乎都被迫取消。

对此,荔枝举了个例子:“我们公司商务在给客户做投放规划时,因为无法掌握上海实际的解封状况,有些4月下旬的活动都不敢提报。”

对于广告投放是否随疫情发生明显变化,荔枝的感受暂时还不强烈,在她看来,现在很多公关公司会同时制定几手方案,在进退空间上留有余地。

总部设于上海的某护肤品牌负责人告诉我们,相比去年同时段,今年的销售额有所下滑,但好在4-5月没有特别大的电商活动,差距不会拉太大。在广告投放方面,由于没法给达人或媒体寄样品,投放节奏也被打乱。

“我们有全年销售指标,3、4月落下的销售额肯定会争取在后面几个月补上,如果销售额一直不乐观,推广预算就会被压缩,从而陷入一个恶性循环。”该负责人进一步解释道。

这也意味着,如果品牌在新媒体渠道的投放没有达到满意效果,以后的预算开支可能被进一步缩紧。

多位公众号主也告诉我们,由于整体经济形势不明朗,广告收入也有所影响,这次疫情很可能将“雪上加霜”。

先保住基本盘,再挺过去

上海疫情何时结束,目前还没有确定答案。

如果跳出上海这座城市,其他城市大多还处于正常运转的状态,而相比2020年初的全国大面积停摆,这次还是有不少城市处于正常运转的状态。

这也是不少新媒体人保持乐观的原因——至少基本盘还在。

上海之外,我们也对话过其他城市的新媒体人,比如位于深圳的蜂群文化品牌公关Josie,她告诉我们,前段时间疫情严重,公司居家办公过一段时间,但目前已经恢复正常的工作秩序。同时,蜂群在武汉、济南、成都多地设有分公司,一定程度上确保了工作正常开展,分担了风险。

由于蜂群代运营的直播间在全国多地设有仓库,受到发货管制影响较小,再加上疫情期间的囤货心理,销售额影响也不大,“2020年初,公司是第一次面对疫情,可能有些手忙脚乱,但慢慢积累经验后,我们开展工作慢慢有章法了,也制定了相应的应急预案”,Josie补充道。

远在成都的洋葱视频也是类似的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除了因疫情临时取消了部分线下活动或拍摄计划,其他工作基本都正常开展。

洋葱视频还分享了一点应对突发疫情的“战斗经验”:

除了适应疫情,新媒体人在公众发言方面变得更加谨慎。

某位公众号主告诉我们,2020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写过两篇百万级的爆款,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洗稿,争议,删文,封号,读者迅速分成了两个派别,无论写什么,都会有人出来骂,自己也越来越不喜欢和变得敏感易怒的读者互动。

“疫情之后,我的公共表达欲严重下降”,公众号“腰线”主理人桑桑姐聊到。

“每个新闻事件都成了立场之争,每次发文都成了风险之旅,取关的吵架的割席的,经历了这些之后,自己在内容上做了调整,这一年多来自己会刻意避开爆款,以及会引起争议的选题,转向个人体验类,尽量往小而美写。那些流量选题对我的精神损耗非常大,我想逃离这个漩涡。那天看和菜头说,‘不和他们博10W+’,深以为然。”

()

版权声明:站长 发表于 2022年4月29日 上午2:35。
转载请注明:上万笔订单积压,品牌预算缩减,困在上海疫情的新媒体人有多难 | oc开发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