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局下的小红书,社区电商之路何去何从

科技 7个月前 站长
140 0 0

曾经,无数网友热衷于“种草”与“被种草”,这些热词一度成为忠粉们的重要标签。从最早“找到国外的好东西”的跨境购物社区,到如今“你的生活指南”宝藏生活经验平台,对了解和熟知种草的网民来说,依旧是种草界最具牌面的代表。

然而,面对近日传出的裁员消息和业内的部分质疑,强如这样的独角兽,也流露出成长与发展路上的孤寂和困惑。

此前有媒体曾指出,小红书当前正在遭遇内“忧”外“患”,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昔日爆火的小红书面临着怎样的“种草”困局?

种草,是潮流也是负累

作为种草界的鼻祖,小红书曾在用户心中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 2013 年,小红书借势出境游井喷趋势推出的《小红书出境购物攻略》,不仅开启了小红书的江湖征战之路,也在所有人的心中埋下一个“种草”的种子。

从内容种草社群的成熟到商业化之路的多次探讨尝试,观察小红书的发展轨迹,不过是在尝试如何让这颗“种子”不断生根发芽、长为参天大树。

不同于以往的广告营销行为,所谓种草,它的最大优势是:在占领消费者心智的过程中,通过生活化场景进一步培育用户的信任感,激发出他们的内在需求。据 2022 年 3 月天风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分析专家提到种草平台的三要素在于人、场景以及表达形式,而信任感决定了种草的转化能力和有效性。

经过长期的内容种草沉淀,小红书形成了自己独有的气质:一个贴合更多人“生活方式”的平台属性不断强化,在内容“有用、利他”的原则下,大量的生活经验和指南等内容在口碑效应的加持下,让小红书成为场景高频且极具消费属性的种草平台,一跃成为影响年轻人消费决策的“种草”平台。

困局下的小红书,社区电商之路何去何从

图源小红书

而在完成内容创作主体与用户的强情感联结后,商业化成为了小红书的下一步战略考量。但在部分行业人士看来,小红书的商业化之路走得并不顺利。

尽管所有的互联网巨头都知道社区的尽头是电商,但是他们同样清醒地认识到,内容种草社区的商业化进程犹如在钢丝绳上行走,一不小心就会破坏用户心中对平台的固有期待,被打上“恰烂钱”的标签,这成了小红书商业化的最大顾虑。

只搜不买,难改“中间人”角色?

不同于其它平台,小红书的商业化道路采用的是先社区后电商,然而二者实际上融合的并非那么紧密,最尴尬的一点是:许多用户在小红书上完成种草,却在其它平台购买产品。

据 2022 年 3 月天风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小红书60%的流量来自搜索页,90%的小红书用户在购买前有在小红书的搜索行为。

由此可见,内容种草社区的用户沉淀为征战电商打下非常好的基础,粉丝们高频的搜索行为也说明电商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但 2020 年东兴证券曾发布一组数据: 2020 年小红书广告营收占比约80%;而电商营收占比约为15%-20%。

面对“只搜不买”的现象,或许更多的原因是用户难以完成从“搜”到“买”的路径转化。

据中信建投 2021 年 12 月末的一份研报中分析:由于广告业务和直播电商业务二者的流量分发机制略有冲突,加上小红书本身更倾向于社区建设,因此小红书更倾向于把流量留在公域,这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头部KOL带货的能力。

对于消费者来说,无论是否是有明确的购物目的,在浏览笔记背后更多是“逛”的需求,一定程度上产生冲动性购买,这也注定从消费者需求被激发,到采取实际行动的转化时间周期非常短,可谓是稍瞬即逝。毕竟在“社区属性>电商属性”种草平台上,消费者的决策与选择更多来源于自我意识的冲动认知。

关于打通“搜”到“买”的转化路径,小红书也做出许多尝试。 2021 年 8 月 2 日小红书正式推行“号店一体”战略,让每一个用户的账号都能够“ 0 门槛开店”,配合“BC直连”“月销万元以下商家免受佣金”等运营政策,但是却在“号店一体”实行的同一天切断切断了淘宝天猫等外链,关闭在带货笔记中嵌入外部平台链接的权限。

困局下的小红书,社区电商之路何去何从

图源小红书

虽然无法预估这样的商业决策会给小红书带来怎样的影响,但在粉丝和用户的心目中,分享生活经验完成种草,是小红书的核心基因,也是已经形成的固定逻辑。

当用户熟悉的、甚至于养成习惯的浏览行为,一下子被改变,带来的后果大概率是茫然和不习惯,毕竟从社区到电商的认知和熟悉也需要一个过程,操之过急的行为有时会带来反向作用。

广告泛滥,“种草”变“割草”?

在广告资源售卖、品牌合作抽成、作品推广三种广告业务机构中,小红书的广告业务在商业闭环中主要位于前端,以广告为主、电商业务为辅。而商业的目的始终是在利润,如何分辨单纯的种草内容,似乎在让消费者变得越来越不知所措。

一方面,小红书曾因找篇过度美化而陷入“滤镜照骗”的质疑;另一方面,社交平台上关于“营销过度”的讨论屡见不鲜。

随着消费场景、习惯、以及感知越来越线上化,种草背后的冲动消费特质,以及追求商业利润的导向,小红书在全力冲击上市的大背景下,似乎让人产生乐一种正逐步沦为“广告社区”的错觉。

内容种草是小红书的发家根基,其核心价值必须是利他、有用且真实,作为小红书成功的核心基因,最大优势就是通过一批用户的分享进而影响另外一批用户的认知,进而影响他们实际生活中的消费决策。

粉丝因为对网红的喜爱、信任而相信网红的推荐,并为网红的流量和商业化贡献一份力量。但事实证明,在商业化变现的过程中,有时候部分网红的推荐并不靠谱,甚至离谱。这样的问题或许正在成为小红书未来发展的障碍。

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应建立在信任之上,亦如当年的电视购物一般,当消费者的信任消失殆尽,这种模式也就失去了意义。

依靠生活经验分享的小红书也是如此,当广告泛滥让用户分不清是广告还是种草,一旦产生“广告App”的错觉,是种草还是“被割草”又有谁知?

种草社区,做成了流量“后院”?

从种草社区到流量变现,这条路究竟有多远?为了实现种草社区内的电商闭环,小红书做过多次努力,然而内容与电商的融合似乎并没有那么紧密。在流量变现的驱动下,不少博主一边在小红书上发内容、种草,另一边却在抖音上开小店、挂橱窗、做直播……

比如在小红书涨粉很快的@北大姐妹花,分享内容主要是亲子教育、心理学相关知识等,目前已经积累了53.2W的粉丝,可她的昵称后缀上却明晃晃地写着:早 6 点唞喑直播。

困局下的小红书,社区电商之路何去何从

图源小红书

据观察,她在抖音上的直播主要通过连麦解决粉丝们的亲子问题,转化的产品以自己的心理学课程为主。据媒体报道,过去一个月她在抖音直播了 52 场,预估销售额达到915.2W。

同样的案例还有李佳琦的第一任小助理付鹏。据公开报道显示,付鹏在小红书直播首秀人气高达2. 32 亿,平均在线人数10. 62 万,整场直播预估销售额达 863 万元;在去年双十一期间,其单场销售额甚至突破了 2000 万的成绩。但后续其直播显露出疲态,最终在 2021 年年初转战抖音。

据笔者观察,除了这两位博主以外,在小红书进行引流的中小博主并不在少数。

这一系列现象背后的原因,可能源自小红书的变现路径难题。在小红书生态内,用户带着购物目的来浏览小红书,最终实现了品牌与用户之间的交易过程,而小红书更多是“导购员”的角色。这样的种草与拔草,其实都是内容创作者和商家之间的合作,由此形成了小红书“中间商”的认知。

而想要颠覆这一印象,避免用户在搜索完后即转身去别的电商平台下单,小红书还须打造一个能够满足用户和博主的完整生态。否则,小红书可能会成为给别的平台做“嫁衣”的流量后院。

2021 年 12 月商业生态大会上,小红书明确提出私域阵地概念,希望完成站内消费的闭环——小红书种草、小红书决策、小红书购物、小红书分享再种草,让自己离用户的钱包更近一些。对小红书来说,在的发展过程中,如何培育出新的消费模式,并且能根植于用户心智中,或许才是最重要的目标。

结语

总之,从最初跨境电商开始,小红书在电商之路上不断探索和尝试,一直试图通过“社区+电商”的模式形成完善的交易闭环。目前,小红书也试图通过“号店一体”的闭环模式,打造用户从内容种草到交易都在平台完成的闭环服务。

对小红书来说,在新的机制下账号以及内容的重要性更为凸显,可以充分利用自身的内容生态优势,平衡社区和交易平台,也符合其整体调性。或许它唯一需要的,只是时间。

多年来,小红书深耕内容社区,掘金种草经济,如今尝试探索交易闭环,其上市之路仍值得期待。但想要长远发展,必然不能走涸泽而渔的路,这是所有内容社区所必须坚持的一条底线。

()

版权声明:站长 发表于 2022年4月29日 上午2:33。
转载请注明:困局下的小红书,社区电商之路何去何从 | oc开发导航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